汽车市场网首页 信息服务 新浪微博
公众 新闻 进出口 咨询  新能源数据 海外  国家报告 会员 综合 客车 专用车 多功能车 世界汽车 零部件 历史数据 交叉型车
  专题 格局图    报告  调研 市场  数据 月度报告   轿车 卡车 摩托车 工程机械 低速汽车 发动机 新能源车 新车上市
特朗普政府解散奥巴马执政期间的自动驾驶汽车委员会 成员却不知情 汽车市场网
特朗普政府解散奥巴马执政期间的自动驾驶汽车委员会 成员却不知情
2019年8月13日   来源:星云 盖世汽车 .  作者:

       据外媒报道,美国交通部(DOT)向媒体证实,特朗普政府已经于今年早些时候悄悄终止了奥巴马时代建立的一个联邦运输自动化委员会,但是DOT从未告知委员会成员此委员会已经不复存在,这些委员包括Chesley Sullenberger、Zipcar创始人Robin Chase、苹果副总裁Lisa Jackson等。

       该委员会的解散之际正值美国自动驾驶车辆发展的关键时刻。在此委员会处于休眠状态的两年多时间里,已经有多家企业推出了用于执行不同任务的小型自动驾驶车辆商用车队。在该细分市场,很多知名企业斥巨资进行研发,当然同时也出现了致死事故:2018年,一辆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亚利桑那州撞死一名行人。另外,还有至少两人在使用特斯拉Autopilot驾驶辅助系统套件时丧生。

       该委员会名为运输自动化咨询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1月,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联邦自动化车辆政策的一部分。这个委员会由来自交通领域(也包括该领域之外的一些成员)的25名著名高管、教授和政治家所组成,例如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 Mary Barra、Waymo 首席执行官 John Krafcik、洛杉矶市长Eric Garcetti、Lyft联合创始人John Zimmer以及杜克大学的Mary “Missy” Cummings和南卡来罗那大学的Bryant Walker Smith等著名专家。这些成员中,一些人在接受访问的时候依然在使用委员会成员的名头,此外至少有一个人的LinkedIn页面上也还保留着这个头衔。DOT网站页面显示,成立这个委员会的目的,是为了“充当交通部门的关键资源,为继续开发和部署自动化交通制定联邦政策。”

       该委员会唯一一次会议举行于2017年1月16日,距离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只有4天。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的Wayback Machine显示,在那次会议之后,这个委员会再没有举行过会议,而且关于那次会议的详细说明也在今年4月左右被从DOT的网站上删除。

       斯坦福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J.Christian Gerdes是该委员会的副主席(同时也是美国能源部的前首席创新官)。Gerdes在发给媒体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并没有被告知委员会已经解散。他在邮件中写到:“我的理解是,这个委员会并不是当前政府选择使用的机制,但我没有收到任何有关解散的信息。”

       在接受媒体的时候Cummings说到:“这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委员会。这件是一件让人感到十分糟糕的事情,因为该委员会没有任何政治倾向。如果说有倾向的话,那就是一直为行业提供支持。”

       Zipcar创始人Robin Chase则表示,她与该委员会的接触也仅限于其第一次会议。她说到:“这个委员会只是在特朗普就职以前开过一次会,从那之后成员之间就没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了。”Chase表示,她曾经希望利用自己在委员会的职位来“提前发现自动驾驶车辆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和机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关政策教授Robert Reich也表示,DOT“从未与他取得过联系”。苹果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确认说,Jackson也并未受到通知,Sullenberger机长的助理也做出了同样的声明。

       这个委员会是由奥巴马时期的交通部长Anthony Foxx根据1972年联邦咨询委员会法案(FACA)所建立的,此类委员会的许可执照通常会在两年后过期。但是这些许可执照能够获得延期,所有成员的任期都是4年,美国政府FACA的数据库显示,该委员会成员的任期结束日期为2021年1月6日。

       DOT的一位发言人对媒体表示,FACA委员会每年的开支约为20万美元,包括了差旅费用和日常开支。然而政府数据库的文件显示,该交通运输小组的总开支只有4.1244万美元,其中4万美元用于支付支持该委员会的联邦工作人员的工资,而只有1244美元被用做差旅费用。

       DOT表示,他们决定将专注点转移到发布公共通知,并对潜在规则的制定发表评论,这是更加放手、对企业支持程度更高的做法之一,DOT表示这种做法相比奥巴马政府对待自动驾驶车辆的方式更进了一步。

       特朗普政府似乎一直都不太乐意执行前任政府制定的政策,在解释为何要解散该委员会的时候,DOT表示因为重写了奥巴马时代的自动驾驶车辆指导方针。DOT在委员会终止理由中写到:“鉴于美国交通部AV 3.0政策和方针的制订和发布工作,以及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已经开始,因此美国交通部有能力在没有委员会的情况下,从利益相关方那里获得广泛的关于自动驾驶车辆的反馈。”

       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表示,在特朗普的治下,DOT从来没有给过该委员会任何一次机会。一位成员说到:“他们基本上在假装这个委员会根本不存在。它早就名存实亡了。”

       这位要求匿名发表评论的委员会成员继续说到:“我原以为它能够成为非常有意思的组织。它非常重视企业的利益,而且人们在第一次会议上所发表的评论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委员会的解散很让人沮丧,因为这个舞台上正发生着很多的事情,这群多样化程度很高的人可能会带来非常积极的结果。如果你只是寄希望于只让科技行业的人做出好的决策,他们根本做不到。如果你把这项工作留给各州,那么各州将会推出不同水平的标准。监管机构需要知道:我们的基础设施能够应付吗?这是公众想要的东西吗?如果是,公众究竟怎么想的?”

       这位成员表示,DOT至少应该将他们的决定告知所有委员会成员。他说到:“委员会中有很多忙碌的重要人士,你应该给他们打个电话。”

       Cummings表示,她觉得该委员会过去两年处在“无人地带”,并且认为委员会的解散是一次机会的错失。她说到:“为什么我们没有被用来观察整个行业,并提出安全性建议?这将是该委员会的理想作用。”

       该委员会中,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是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件事情。Henry Claypool就表示:“很早我就预料到了,我发现很难向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证明这个委员会的价值。”

       曾担任美国国家农业保险公司创新团队副总裁的Jack Weekes表示,他是通过 “一名前委员会官员的非正式接触”得知委员会解散一事的。Weekes表示这一消息“令人失望,但考虑到政府的更迭,并不感到意外。”

       Weekes对媒体表示:“运输技术的自动化(例如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等)有着巨大的潜力,然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风险。拥有共同利益的组织,包括监管机构,在适当的情况下联手开发对所有相关人员高效、安全的技术,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该委员会原本有可能帮助我们实现这一总体目标。”

       美国货运协会(American Trucking Associations)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Chris Spear也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他“已经得知该委员会的结束,正如其它很多在上任政府设立的机构一样。”

       Barra、Krafcik、Garcetti、Sullenberger以及委员会其他成员没有在第一时间对置评请求做出直接回应,也没有通过发言人做出回应。

责任编辑:
书签:


分享到:

汽车市场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汽车市场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汽车市场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汽车市场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汽车市场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旨在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24-86615728